当前位置:万达娱乐 > 万达娱乐介绍 >

非标回升超预期?监管未松压力仍大

事实上,目前信托产品销售火爆是开年之后金融市场的另一个典型特点。一位信托公司财富部门人士用“供不应求”来形容当前信托市场的销售情况。其原因,据该人士解释,除了开年的季节性因素,另一个重要背景是,在经过资管新规以及市场调整之后,投资日趋理性化,信托开始与银行理财一样成为符合普通人投资需求的金融产品。

央行日前公布了1月份的金融数据,社融和信贷分别高达4.6万亿和3.2万亿,双双大幅超出市场预期,其中社融数据创下历史纪录。

从市场上看,这些情况到3、4月份之后都会缓解,信托产品的收益率可能很快会掉头向下。

在央行公布的社融数据中,若按照将信托贷款 委托贷款 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视作非标融资的口径,对比1月份和12月份的该三项数据为:12月份信托贷款收缩2244亿元,1月份则仅仅收缩699亿;12月份委托贷款收缩509亿,1月份则转负为正,增加345亿;12月份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为增加1023亿,1月份则增加3786亿,多增幅度超一倍。

从信托销售的细分数据上看,其中尤以投向基建的政信产品突出。1月份的信托发行数据中,仅投向基建的信托产品增加,其余均为减少。

上海地区多位信托经理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其实目前感受来看,很多政信信托的收益率反而比去年要高一些,“去年基本上8%左右随便卖,现在要到9%左右”。一位信托经理称,他认为,主要是地方政府的融资需求较大。

天量的背后有季节性因素也有政策性因素的作用。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新公布的社融数据细分项中,非标数据的变化引起了不少人注意。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与多位市场人士交流,不少人认为,从这份天量数据的结构性变化中可以看出,去年一度作为严监管对象的非标业务,已经出现了明显的回温。

另一家银行的资管部人士也透露,银行资金充裕,主要是配置在了债券等标准化资产上,对于非标资产的配置,仍然受到严格的额度限制。

对非标业务,尤其是通道非标的化解和规范化仍是2019年资管市场的沉重任务。

另一位信托经理进一步解释道,其实这种高收益主要延续了年前的老产品收益率,从地方平台的特点上,春节前资金需求很大,比如江苏某县的平台发的产品本来成本给9%,但如果能在节前募集到就愿意给10%。另外,当前很多平台发债环境好转,政府信用有所恢复,趁机加大融资,填补去年产品逾期的坑。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与部分金融机构人士交流,大多表示,目前尽管银行资金泛滥,但是尚未观察到监管口径有所变化。

一位城商行资管部门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目前行里资金特别充裕,银行都不知道投向哪里,当前风险偏好有所提高,正在全力研究权益市场的投资。他同时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对于通道业务,目前仍然是延续了去年压降的做法。

联讯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奇霖就认为,此次社融超预期,关键在于非标融资 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的快速修复,“信托贷款此次转正,我们认为要比4.6万亿的社融更让人意外,对利率的威胁也要更大。”他在研报中如此表示。

这一变化是否反应了监管对非标融资行为有所放松?

回到今年非标业务的走势,据招商证券分析师李豫泽认为:2019年面临着十分严峻的非标到期压力。据其对比测算,通道非标和社融非标均按3年的存续期计,2019年非标到期体量将陡增至6万亿,同一口径下2018年二季度开始显现压力(以资管新规落地为标志)的到期规模为3.4万亿。

不过过度充裕的资金面叠加持续严格的非标监管也正在对银行的配置造成压力,“这一波资金很多都投了城投债,对银行来说,非标是替代资产,如果债券的收益率足够,不必去投非标,风险大监管严,但是现在债券收益率很低,边际上快跌破我们的负债成本了。”上述城商行资管部门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央行相关人士曾表示,“资管新规从来就没有一棍子打死影子银行,从来没有说不让投资非标。事实上,资管新规允许公募资管产品投资非标资产,但投资非标应当符合现行监管要求。”此次社融强力反弹,对非标业务而言,其信号或许仅限于印证了央行的这一表态,即非标业务并未被封杀,而是将会合理化发展。

在这种背景下,就有少部分银行对放开限制配置非标产品跃跃欲试。一位政信信托产品经理即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近来有几家城商行频繁与其联系,尝试加大对政信信托产品的配置。

(编辑:曾芳,如有意见或建议,请联系zengfang@21jingji.com)


2019-03-04 17:04admin admin 点击